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1386、滑雪行军
作者:漫卷诗书万点花      更新:2023-11-21 01:19      字数:2869
热门推荐:
    东海女真诸部头领在商议时,杨凡带着夫人们从海参崴港出发。坐着狗拉雪橇去了双城子城。

    杨凡已经放出消息,在双城子和东海女真会盟。

    双城子是绥芬河流域的中心城市,现代属于俄罗斯联邦,名字叫做乌苏里斯克。双城子地处锡霍特山脉、长白山脉、兴凯湖之间的平原地带。西邻中国东宁,南距海参崴100公里。ωω

    双城子位于绥芬河、拉科夫加河、苏普提加河的交汇处。是远东滨海地区紧靠海港的一块平原。是远东地区重要的商品集散地。

    这里地理位置非常好,被杨凡选择作为统治中心。前有天然良港,后有大平原,矿产资源、自然资源丰富,是适合搞工业的天然大湾区。

    目前这里已经招募了两万户移民,汉人人口十一万多。最近又把对马岛的一万三千多人移民到了这里。现在人口接近十三万了。

    这些人里,海参崴港是造船基地和港口。所以安置了五千户。

    双城子是作为中心城市,总督府的驻地。将来要发展轻工业的。所以也安置了五千户。

    剩下的一万户,则分散到周围十个镇子里。

    在这个蛮荒之地,时时刻刻都危机四伏。危险不仅来自于野人的袭击。野生动物、严寒酷暑、毒虫蛇蚁也一样能要人命。

    这里夏天能热到37度到39度。冬天则冷到零下37度到39度。

    基本是夏天多热,冬天就多冷。不过东北的夏季就热半个多月。而且树荫下风是凉的。只要不暴晒,还是挺舒服的。

    杨凡不敢把人散开。所以一個镇子一千户,保持五六千人的规模。

    每一个镇子都是用直径一米以上的原木,用火烧黑防止腐烂,然后埋入地下两米深,上面露出来八米高。两层木墙之间距离四米。中间填上土,夯筑成城墙。

    以后有了条件,还准备再包砖。用原木是为了建筑快。

    城里房子都是组装的木屋。这里木材太多了,要不怎么说是林海雪原呢。喝水靠打井。燃料可以烧木头,也可以烧煤。这里找到了露天的煤矿。

    这些人耕种的田地都在城外。干完活都要回城内居住。万万不敢在外面过夜。

    这里每个山头,都有东北金渐层这种大喵。万一被大喵给扑了,只能自认活该倒霉。

    这些移民来了这里,才见到什么才叫大虫。他们惊恐的发现。武松打的绝对不是这玩意。

    这里的金渐层,其身长超过4米,力大无穷,雄性体重有超过六百公斤的。一巴掌能轻松打死猞猁。雌性体重可达350公斤以上。

    东北虎的掌击力量1000kg左右,咬合力为500kg左右。普通人的掌击力量为125kg左右,因此老虎的掌击力量为普通人的7至8倍,因此一般人的力量远低于老虎。武松是不可能打得过老虎的。

    这两年来,春耕的农民,遭遇了好多起,刚刚越冬,瘦骨嶙峋的饿虎扑咬耕牛的事件。碰到这种事,一般小队长会赶紧招呼大家逃跑。

    耕牛都有买保险,兴禾保险会赔的。还是人命重要。

    可还是有人舍不得牛,这年代一头牛是很多人家的绝大部分财产,也是命根子。他们的惯性思维根深蒂固。

    他们举起鉄叉、长矛去搏斗,结果和牛一块入了虎口。后来李槐树没办法,只好紧急给他们发火门枪。火枪不够了,还从北塘口调运了一船。

    有了火器,对狼群、棕熊、老虎才有了震慑力。伤亡才小了。

    最可恨的是野猪,总来祸害庄稼。一头野猪,一晚上就能拱倒好几亩地。气的农民大哭。

    这玩意儿吃饱了,就去松树上蹭痒痒。弄得一身的松树油子,年积月累之下,形成了厚甲。火枪都打不透。

    农民们经过长期和野猪斗智斗勇,才学会了挖陷阱、投毒药、撒渔网等捕获手段。

    李槐树曾经亲眼看到,一头愤怒的野猪和一只黑熊搏斗。

    这个经历可让他开了眼了。

    野猪追的黑熊玩命的跑。后来熊没办法就上树了。野猪发怒的冲撞大树,想把树撞倒。可是这棵树一米多粗,怎么可能撞倒。

    看到野猪悻悻的走了,黑熊才敢下来。人立起来两米五六的黑熊,还没来得及得意。野猪就突然从一棵大树后冲了过来。

    长长的獠牙,直接捅进黑熊的肚子。把黑熊顶在树干上,然后死命的一豁,黑熊疼嗷嗷叫,肠子都流出来了。

    暴怒的黑熊,一巴掌抽在野猪的脸上。把野猪的整张脸皮都给打下来了。脑骨都打碎了。当场就暴毙了。

    但黑熊也肚破肠流,垂下脑袋不动了。

    最后,一熊一猪就保持着这个架势都死了。

    把李槐树看的胆战心惊。东北的野兽都这般生猛吗。

    他也算久经战阵的老战士了,尽管有白捡了一头野猪和一头黑熊的意外之喜。但还是吓得双腿发抖。

    这次之后,他才对这里的危险环境有了切身的感受。

    还有一次,他带队在野外露营,早晨醒来,感觉裤裆里滑溜溜的,凉凉的,滑腻腻的。

    伸手一淘,抓了出来,凑近了,定睛一看。差点没吓得跳起来。

    结果抓出来一只三角脑袋,足足一米多长的毒蛇。

    幸好抓在七寸上了,控制了蛇头,没有被咬到。但舔在脸上的蛇信子,还是把他恶心的几欲呕吐,吓得一阵阵眼前发黑。

    他一激灵跳起来,用匕首砍掉了蛇头。

    蛇头断了,落在了地上,可还是在地上扭曲挣扎。一只黄狗好死不死去看热闹,结果被断掉的蛇头咬住了,立刻浑身抽搐,口吐白沫,当场就毒死了。

    这件事后,他下令,今后大部队每次出去,睡觉时都用绑腿把裤腿绑死,再穿上长筒皮靴。睡袋必须在脖颈处系上才行。

    要不然蛇喜欢温暖的地方,特别愿意钻裤裆或者被窝。

    杨凡带着海参崴本地部队两个营,还有一个家丁营,一起去双城子。这二百里路都是白雪覆盖。因为冬季有狗拉雪橇经常运输物资,所以压出来一条雪路。

    杨凡和夫人们坐在雪橇车厢里。用五十头哈士奇拉着跑。其他人则用爬犁带物资。前后夹着车厢前进。三个营的士兵则用滑雪板滑雪前进。

    家丁都受过滑雪训练。他们会用滑雪板。

    后世极限滑雪记录,大概是17小时,滑雪300公里。不过那是在正规雪道上。这种蓬松的荒野雪地是万万做不到的。

    有的地方看着是平的,其实雪下面是个大坑。掉进去十分危险。所以不能走的太快。

    战士们的滑雪速度,一天能行进一百里地,也就是五十公里的样子。杨凡计划中间在雪地里住一晚上,第二天再继续前进。分两天抵达双城子。

    其实,急行军是可以到的,但杨凡担心累垮了部队。造成掉队和冻伤。在这里掉队,有夜里冻死的危险。

    而且去见这些野人,必须要谨慎小心。不可以轻敌。

    这些通古斯人种,性格和汉人不同。

    汉人是面冷心热。不容易交好。但是一旦认你做朋友,就非常可靠,值得信赖。而通古斯人则相反。他们面热心冷。对旅人和陌生人也会热情招呼,十分好客。

    但是,一旦有利益冲突,他们会突然拔刀子捅你。

    杨凡带着军队去,就是防止他们看到大量物资后,脑子不清醒,做出些不理智的行为就不好了。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