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七百八十六章 毒瘟
作者:日曜明辉      更新:2024-02-07 06:40      字数:7682
热门推荐:
    明玉指。

    玉圣阁一品指法,真传弟子标配。

    这套指法针对体修一脉。什么金刚法身、不坏金身,在霸道刚猛的明玉指下,都会正面击穿。

    而恰好,在东莱同辈中,龙道人以道体、法身着称。

    以黑蛟大魔君精元祭炼而成的神龙分身,继而祭献神龙分身得到的“玉龙法体”,拥有堪比真龙强度的防御。

    在衡华施展“明玉指”时,龙道人脸色真正变了。

    他能看出衡华这一指的威胁。

    这一刻,霸道的罡劲已彻底锁定自己。这一刻,仿佛整个天地,整个世界成为自己的敌人。

    “是明玉指,但不是我家的明玉指。他不是借用‘玉圣’之力,而是模拟‘玉皇帝君’之力。”

    玉皇,玉圣。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这不是玉圣阁削金断玉的长生罡劲,而是将一方道域、一个世界凝于一指,是伏衡华的金丹大道之体现。

    直面这一指,龙道人体内鼓动一声声龙吟,十八道龙蛇精气在周身疯狂飞舞纠缠。

    原本神识降临梦境,但此刻法力加注,竟真正化作血肉之躯。

    明玉指点来,他亦催动全力运转一道“明玉指”,向衡华迎击。

    东方芸琪眉头轻蹙,右手暗中蓄力。

    龙师兄的指法比这厮,差距何止一筹?

    可没等她出手照拂,东墨阳率先施展“道果秘术”。

    “真君速来!”

    两仪道袍披身,玄一道力凝聚道体,他身后浮现一尊伟岸雄浑的神将真君,缓缓挥动巨剑斩向伏衡华,欲迫使其收指回避。

    衡华淡然从容,手指依旧不曾收回,反将另一只手掌缓缓推出。

    “五行山法。”

    五指连山而起,阴阳巨剑迎向连绵不绝的山峦。

    每一道沟壑山谷,便是伏衡华手掌的掌纹道痕。

    入圣后,其身即为道体、仙体。

    掌化河山便是天地大道显化。纵然阴阳剑气飞疾削砍,也无法伤及衡华分毫。

    咔嚓——

    二指碰撞。

    龙道人全力运转的“明玉指”,生生被衡华霸道的指劲挫败。

    劲气反冲,龙道人的手指指骨,被强横霸道的罡劲粉碎。

    “玉圣天下。”

    龙道人低声一喝,不得不运转“道果秘术”,强行将“玉圣道果”投影在自己身上。配合仙器天衣,此刻的他宛如谪仙,周身运转无边长生妙气。破损的指骨迅速复原,并向伏衡华展开反击。

    一侧的钟离子涵轻轻一叹,也运转《紫青天道录》将“紫皇道果”投影在自己身上。三元水界流转玄光,凝聚水灵化身之体。他显化“天一帝君”之能,挥剑掀起万钧洪潮。

    “好有意思的剑!”沧澜子来了兴趣。这跟自家的剑术理念有些相似,却更显厚重。

    湛蓝剑光涌动间,上万重巨浪在剑气中叠加。如果伏衡华想要以剑道对拼,或许一开始能抵住洪潮对轰。但随着后续洪潮的叠加推动,天道之力十倍百倍的灌注。终究会无法抵抗天道伟力,不得不败北在这一剑之下。

    因为这一剑运转后,已经超出钟离子涵掌控,是借助剑气引来天道自然之力。即便是钟离子涵自身,也只能在抵抗三千层洪潮后败北。

    沧澜子暗暗思忖:“这法子可以用来炼力,能吸纳入八九玄功体系。”

    眼见三人统统施展“道果秘术”,衡华爽朗一笑:“些许小事,便惹得三位道兄大动干戈,强持劫仙之力。也罢,就让诸位看一看造化手段。”

    衡华起身,如高天般的气势压向三人。哪怕三人调动道果秘术,也感受到足以让他们败北的气势。

    到底,衡华已入圣道。此刻的他是真正的仙人。哪怕没有秘术提升实力,也能跟真正的劫仙交锋。

    手一抬,一翻。

    万钧洪潮之剑被浩瀚道海淹没。

    “在‘海’面前,‘江河’的洪潮不过沧海一粟。”

    两仪大道斩出的玄一剑气如泥牛入海,再无动静。

    “道辟两仪而生天地?正好,阴阳亦是造化,为我化作开辟之剑吧。”

    从案前跨过,衡华袖袍轻抖。

    五色光莲在殿上化生,旋即显化一方乾坤法界。

    两仪剑气在法界闪现,清浊二气分离,天地自然显化。

    下一刻,伏衡华与三人消失,落入莲花中。

    东方芸琪垂眸观望,静默不语。

    旁边沧澜子问道:“以你道行,对他三人如何?”

    “亦可胜,却无这般举重若轻。”

    这就是有没有完成“入圣”那一步的差距。

    东方芸琪卡在瓶颈,无法斩却最后一点“凡”,便无法完成真正的“圣”。

    或许力量上,她积攒一颗月星的伟力,能稳压东墨阳三人。却无衡华这般淡然从容,不带半点烟火气。

    东方芸琪忽然反问:“前辈对他,有何手段?”

    思索一会儿,沧澜子摇头:“我没有仙器。”

    随后,他小声道:“衡华炼成圣胎金丹,便犹如东莱之心脏,是这方天地的化身。与道相合……除非压服一方天地法则,否则谁能言胜?”

    压服一方神洲法度,必是真仙、仙器。

    或许邓祖、天京子等人持有祖传仙器能抽打伏衡华。但显然,沧澜子办不到。

    而伏衡华也打不过一位精通天书变化的老牌劫仙。

    打到最后,谁也奈何不得对方。

    这就是伏衡华当下对东莱劫仙时,所面临的常见状况。

    木善生、孟晨、沧澜子这些劫仙经验丰富,衡华能逐一斗法而不败,却无法轻松取胜。同理,他们也拿不下伏衡华。

    僵持,是东莱劫仙斗法的常态。

    大家都有底牌,在不进行生死战的情况下,很难分出高低。

    眼见四人进入莲花法界交战,黄宇松了口气。

    将八口飞剑插在身边布阵防御,展现罢手之意。

    可伏家三人不肯罢休,联手“易天推演之术”推敲阵门破绽。

    从武斗转变为文斗,动静也越发小了。

    江德远看了几眼,见伏蓬明不会吃亏,便与欧阳子铭私下说话。

    “这事,你怎么看?”

    欧阳子铭和江德远不熟。但江德远的父亲和逐古人一脉也有渊源,也算欧阳子铭“世兄”。

    他回道:“造化主导,无从更改。但其他诸气排布,尚未有定数。稍后,兄长恐怕要与这些人有些交锋。伏家哥哥此举,也是为兄长铺路。”

    江德远默默点头。

    造化主导,那天大的事哪能在区区一次茶会确定?

    回头肯定是劫仙们拎着仙器上门和伏衡华论道。

    这次茶会能敲定的,只是暂时压制“元气爆炸”的趋势,进行一些临时善后。

    而在这次善后中,如何让自家天书所属的元气占据更大份额,这才是关键。

    造化占据最大份额,在这次的事上,没人有意见。

    可其他元气的份额,那就只能手底下见真章了。

    东墨阳他们三个打不过造化之君,压不住太阴仙子,还不能跟他这位玄明宫主人称量称量?

    江德远自己不计较元气属性,可魔宫那么多口,能不在乎了?

    “虽然大师兄和龙道兄散功重修,眼下并不如我。但东道友实力在我之上。还有,他们都有仙器。”想到这,江德远便无奈。

    魔宫不是没有仙器级法宝。但那些魔气森然的魔兵在转化完成前,他不方便动用。

    “你呢,你有几分把握?”

    欧阳子铭笑道:“我的星辰道法在天上,与太阴一般,地位超然。元气份额,怎么也少不了我们的份,也不能少。”

    他的人造天体和东方芸琪的月亮一样。他们在人间运功修行,会让天上的星光、月光更多挥洒在东莱大地,有助整个神洲的元气增益。少了他们的份,会减缓东莱神洲从九天星空汲取日月星光。

    江德远面色一顿,算我白说,这厮无法结盟。

    于是,他转而去盯其他人。

    嗯,八极书那四位别考虑了。别看人家四个目前在打架,但人家的确人多啊。你要削人家的份额,回头四个人保不齐一起过来围攻你。

    仔细想,如今他们四个内斗,何尝不是对外人“亮肌肉”,警告他们不要得罪八极书一家四口?

    思来想去,江德远有些难受了。

    貌似东莱这些天书传人,属自己最好欺负了?还孤掌难鸣,无人相助。

    自己手底下一群经年老魔,天然被仙道歧视。若非衡华主动出面挑衅,待会儿怕不是大师兄他们三个一起来揍我?

    敢情,衡华还有帮魔仙一脉出头的心思?

    ……

    至于东莱之外的天书修士们,此刻一个个作壁上观,低声交流起来。

    段凌子:“瞧着,这东莱三人道行修为都有精进。师弟有把握吗?”

    杨岱:“一对一,我不会输。”

    冯玉、丘均、伏怀南合计着。

    “咱们三个要不要回头在东莱修行?”

    “得了吧。你瞧东莱这架势。天书传人的含金量太低了。还是老实在西洲修行吧。”

    “不错,西北大战,我们也能从中得到好处。”

    “也对,继续在这边修行。咱们也要卷入这场勘定元气的争斗。”

    十八皇女愣愣盯着莲花法界。

    道果秘术,我眼下还没练成的秘法。东莱这三人竟全部修成了!而即便如此,“三个临时劫仙”的力量竟然也无法赢过刚刚迈入圣道的“小圣人”。

    还有那份桀骜、轻狂,似乎和母妃们提及过,父皇年轻时的模样接近。

    ……

    法界里的战斗完全是一面倒。

    东墨阳三人在法界内,不仅是与伏衡华对敌,更是与这方天地为敌。

    造化之气在法界内涌动,数不尽的植物在空间内生长。擎天高耸的乔木,低矮密集的灌木,紧贴大地的花草植被……

    那疯狂生长的植物仿佛有灵智一般,不断对三人发动攻击。

    “这手段——这不就是生君行者那套?”

    龙道人满脸无语。

    他在雷洲修行,自然观察过那些召唤植物斗法的修士。

    眼下,高大乔木盛开的雷花、火蕾;低矮灌木催生的毒雾、狂风。不正是那一套的大成版?

    当然,真正让三人感到头疼的,还不是这些植物的攻击。而是这些植物附着的灵性思维。

    千万种植物的灵性交织在一起,好似一株无形的庞然大物,时刻锁定三人。

    天空、大地,所有在这片空间存在的植物,都是“它”的一部分。

    造化,造物主。

    那无形的存在,是伏衡华创造的生命。是真正存在于这方天地的活物,是生命法则的体现。

    受其控制下,无数植物如同它的眼耳器官。

    那诡异的视线,自所有空间每一个角度投射,如芒刺背,仿佛要将三人完全看透、解析。

    “这是什么?你的不死草?”

    “要是这么理解,也可以?”

    衡华坐在藤蔓编织的椅子上,含笑望着三人躲避天上地下的一切攻击。

    造化大道的斗法,何须真刀真枪对战?

    我只需勾动法则大道,自有种种神异应显。

    眼下衡华创造的生命,是天演树的模拟板,是一切植物的信息库,是生命大道的体现。

    这株祖木称作衡华的“不死草”倒也贴切。

    只是其真正可怕的地方,并非这些衍生出来的万千植株,而是其自身附着的生命大道。

    那是和生君同源的力量,繁衍、生殖,生命活力的体现。

    “该开始了。”

    随着衡华平静的声音,东墨阳三人骤然色变。

    他们嗅到了一种奇异的香气。

    不仅仅是鼻子。

    他们的其他器官乃至皮肤、神识都感知到这种诱人的香气。

    他们通过道果、神识、法力拟化的肉身,此刻在法界天地完美演化为血肉道体。而在这种香气刺激下,他们的血肉开始疯狂生长。各种畸形的器官,乃至全新的生命体在体表不断蔓延。

    “生之毒!”

    龙道人悚然道:“伏桐君研究的那东西,你果然也弄出来了?”

    “她也研究了?哦,也是,虫巢嘛……”

    有序的繁殖,是可贵,珍视的。

    但昆族那般疯狂无序的繁殖,会引发真正的灾难。

    而为克制昆族,衡华打算将南洲研究过的“生毒”进一步深造。

    正如同纯氧可以让人致死,过量的生命力也可以让人毁灭。

    对昆族,只要一点生之毒,便可让一座虫巢在顷刻间覆灭。

    此为衰劫,生之极致,便意味死。

    当然,衡华只是跟三人切磋,自然不会真正把“生之毒”过量。他只是稍微倾出“一点生机”,加速三人的血肉活性。

    噗——

    龙道人左手蓦然变成一条狰狞的龙躯,五指变化而成的龙首向他脖子咬去。

    钟离子涵的双足已变成无数纠缠的触须。他的血肉在无休止分裂、生长,不断催生新的下肢。

    倒是东墨阳情况最好。

    在自己身体发生异变的同时,他果断将大道法相祭起。

    宝镜高悬于脑后,澄澈的镜光照映整个身体。

    “道魔分界,阴阳两别。”

    曾经,伏衡华在南洲以魔性为众生照映道性。

    眼下,东墨阳便依循此法。将自己身上的“生之毒”视作“魔化”,以此照出自己的本相,从而避免肉体崩溃。

    “啪啪啪——还是东大哥聪明,举一反三。”

    衡华拍手称赞,并将另一团无形之物捧在手掌。

    “那么,这种同样来自造化的力量,不知你能否接受?”

    东墨阳闻言望去,在衡华手中看到一团“光”。

    并非真正的光彩,而是无数信息的结合,是智慧灵光。

    当窥见的那一幕,他脑中莫名闪过一个念头。

    “闻知法度!道污魔相!”

    他并不知道“闻知天魔主”是谁,但在看到伏衡华行动的那一刻,脑海自然而然浮现这个认知。而紧接着,大量的信息疯狂涌入脑海。

    数之不尽的道咒、功法、大道感悟、人世百态……

    在这些信息的轰炸下,东墨阳两眼发黑,差点昏过去。

    “此乃识之毒。”

    生之毒,刺激生命力的疯狂运行。

    识之毒,以过量知识引发神智崩溃。

    一个针对肉体,一个针对精神。

    而二者结合,可达到昔年在南洲施展过的“五官争功”类似效果。

    这是伏衡华以造化大道研究出的三毒之二。是天下万毒中的佼佼者。

    而二者还有一种奇妙特性……

    东墨阳挣扎着压制脑海涌动的种种信息。

    但当他目光看向其他二人时,他惊愕发现那些信息通过自己的目光,自己的神识,竟向其他二人进行传播、寄生。

    “毒如瘟疫,延绵不绝。”

    东墨阳露出惊惧之色。

    虽然他知道,伏衡华不会害自己三人,这只是伏衡华小试牛刀的手段。但这两大毒的可怕,足以引发覆灭一座神洲的恐怖危机!

    “够了。”

    月光闪耀,乾坤法界凭空飘落鹅毛大雪。

    转眼,世界被冰雪冻结。

    东墨阳三人看着自己的身体。

    在寒意的冻结下,他们体内的“异种生命”已全数沉眠。

    而当月光挥洒在这个道域世界时,他们体内的异力逐步净化。

    生君垂慈,月圣净祟。

    南洲曾经的分工,如今再度体现。

    而比起曾经,眼下这两位“小圣人”的手段更加高明,也彰显二人彼此针对克制的手段。

    无止境疯狂繁衍的生命,终究无法突破寒冰冻结所带来的沉寂。

    让智慧生命为之癫狂的知性之毒,也无法抗拒冻结、月光所带来的理性抚慰。

    衡华淡淡看着月光,将第三种毒托在手中,挑衅地看向月光。

    “颠倒命运,扰乱天机的毒,我没有办法。我曾考虑过,以月的中和特性平衡福祸,但效果不大。够了,你把这东西散布出去,回头他三人福祸机缘紊乱。闹出事,还是你头疼。”

    月光破碎一界,四人重新回到天洛宫。

    衡华施施然走回来,看到万神图卷上已出现由东方芸琪规划的元气分布。

    “未来百年后的大变,我们不做考量。只论当下,以造化之气贯通东莱,可行。”

    除却那条造化元气外,东方芸琪还在浩渺气海的上方留下太阴、北辰二气运行的轨迹。在人间留下太玄、玉妙诸气的流转轨迹……

    大体上的分布,和伏衡华的初稿方案相类。

    只是……

    衡华看向东莱众人。

    “诸位意下如何?”

    东墨阳三人归来,身上的伤势、毒素被银辉月华全数扫去。

    他们专心打量东方芸琪编织的模型。

    忽然,东墨阳道:“太玄阴阳均衡虚实两界,阴阳之属的分量,是不是有点少了?而且阴阳气旋的流动,似乎从金方水域擦边而过?咦,元明水域怎么有这么多阴阳属性的元气流动?煞气?以罡煞炼阴阳?不行,这部分煞气要先经金方,再转入元明。”

    龙道人指出另外一处:“这部分先天生气从元明流过,转入赤藻水域做什么?我玉圣阁更需要吧?”

    钟离子涵道:“我打算在云海上方牵引日光,把先天紫气与纯阳元气结合。尽可能让东莱纯阳属性元气,从天央水域流过。而且,我希望皓日在每日正午,光辉正落于不动洲上。”

    要求一个比一个离谱,但衡华只管默默点头,任由他们提要求。

    你们只管提,反正能不能办成,你们自己打去。

    衡华以木杖一划,巍峨仙山自“超级大气团”中缓缓升起。有十三条大脉缓缓向外延伸。

    “诸位有意,便各自借助一大脉,抽取依附自己选择的元气属性吧。谁能拿多少,各凭手段。”

    见这十三条大脉,东方芸琪琢磨出一点玄妙。

    “这是何物?”

    “此乃三岛十洲之气脉。我在气海立山,延伸十三道脉分布东莱天地,以便于控制东莱元气运行。”

    东方芸琪目光一闪,迅速明白伏衡华打算。

    他打算将自家打造成“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以此完成下一次元气变革的主导。

    瞧出衡华态度坚定,东方芸琪暗暗叹气,寻思如何帮忙周旋,避免他和两阁前辈们起冲突。

    二百年,还是太短了。

    若是五六百年后,那必然是伏衡华说什么,东莱修真界听什么。

    可二百年后,各大派劫仙都在。大概率还要多出几位二劫的真灵境高手,并有人尝试冲击羽仙境。

    在众人围攻下,伏衡华想赢也艰难。

    须知,造化为主。可真是与神洲传承延续而来的各势力对着干。届时,傅玄星这样的干弟弟也要跳反,用太玄仙法跟他论一论高低。更别提恒元真人、天京子这群太玄道统的坚定支持者。

    “你这么急干嘛?非要在这二百年间惹事?”

    衡华没吭声,只在桌下将自己的裤子掀开一角,露出自己的脚脖。

    东方芸琪看到他的脚脖,顿时一怔。

    下意识,她想要惊呼出声。

    可看着其他人,赶忙忍住了。

    她暗中传音:“什么时候?你身上这变化,什么时候开始的?”

    “入圣后不久,我就察觉身体异变。你问我为什么着急?我要不赶紧把‘先天道场’搭建起来,完成一次造化遗蜕。我怕是真要‘身化万物’了。”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