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六十一章 斩杀金光,剑道四境
作者:太素先生      更新:2024-02-12 00:31      字数:5834
热门推荐:
    “世间哪有什么对错,哪有什么正邪,我眼前之路就是人间道!”

    阴煞魔气不断的钻入燕赤霞的体内,不断破坏着他的经脉丹田,脏腑器官,七窍流出鲜血,他忍受着世间极致的痛苦,依旧坚定不移的向着阴世幽泉走去,一跃而下。

    轰隆隆,剧烈的震动从忘情森林的最中心传来,仿佛是天地翻转,六合八荒尽皆悲鸣。一道七彩的剧烈光华冲天而起,携带着仿佛能够撕裂一切物质乃至时空的剧烈能量。就连那些无穷无尽好似不会枯竭的阴煞魔气,在这道耀眼绝伦的七彩光柱之下,都像是暴露在阳光下的冰雪一样,缓缓消融。

    忘情森林之外,姬博弈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回首看向了同样笑着的金光,轻声道。

    “成功了,阴世幽泉已经被封印,大劫消散了!”

    “七夜魔君,你也去死吧!”

    金光对着姬博弈露出了一个冷漠的笑容,手中接过了玄武递过来的一柄巨大长弓,将一根金光闪闪,镌刻了各种道纹符箓的精致长箭搭到了上面。

    这是两极箭,金光早就算计好了,玄心正宗其实还有一根两极箭,当初愿意借出那根两极箭,就是为了麻痹姬博弈,想要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轰隆隆!天地之间,无数浩然之气凝聚成淡金的光粒,被金光手中的精致长箭吸收。一道金色的流光从长弓迸射而出,好似一道来自天外混沌的开天神雷,又像是众生意志凝聚的浩然正念,更像是这一方世界的天道造化孕育,向着三界最强大的魔头发出了可以毁灭一切的天罚。

    “斩!”

    姬博弈神色淡然,他似乎早就有所预料,没有任何的惊讶慌乱,腰间的一夕剑瞬间出鞘,斩天拔剑术吞噬吸纳了天地间所有的魔气,猩红如血的剑光凝聚成一道深邃内敛的光束,后发先至,在半空之中与两极箭神芒对拼。

    “砰砰砰!”

    仅仅是一次交锋,虚空之中却是响起了连绵不绝的轰鸣,好似两位绝世剑客在一瞬之间斩出了千千万万的剑光,几乎撕碎了虚空,扭曲了时光。

    “轰!”

    在最后一道仿佛世界毁灭的剧烈震响之中,金光整个人七窍喷血,道簪碎裂,法袍灵光道符消散,倒飞而回,重重的陷入了不远处的山壁之中。

    “宗主!”

    青龙神将看到这一幕,一人过去救金光,白虎,朱雀,玄武三将则是率领着两千多玄心门徒,刀剑出鞘向着姬博弈杀来。

    “土崩瓦狗,自寻死路!”

    姬博弈冰冷漠然的声音从漫天尘埃之中响起,一抹猩红深邃的剑光亮起,剑气呼啸,将冲在最前面的玄心正宗数百门人拦腰斩断,身首分离。

    “保护圣君!”

    魔宫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一拥而上,向着玄心正宗的门人冲了过去,血腥的厮杀开启了,不时的有身影倒地,鲜艳的血液染红了整个大地。

    姬博弈身着淡紫色战甲,修长挺拔的少年左手握着漆黑的长剑,身上一股浩瀚无形的魔气弥漫开来,仿佛是风暴龙卷,将漫天尘埃瞬间吹散。

    姬博弈轻轻一挥手中的神剑,一道璀璨剑光闪耀,无物不斩,将到自己身前的白虎,朱雀,玄武斩杀,一分为二轻松写意,好像三人就是无名小卒,蝼蚁一般的存在,而非是世上最顶尖的高手。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为什么要找死呢?”

    姬博弈注视着白虎睁大的眼睛,表情冰冷至极,眼眸里没有人类的任何情感,淡漠无情,就好像是天魔降世一般。

    “舍生卫道!”

    白虎还有一口气在,听到了姬博弈的话,死死的盯着他,艰难的说出了最后的遗言。

    “舍生卫道,真是崇高的理想啊!”

    姬博弈嘴角微微勾起,透着不屑的讥讽,目光移动,看向了一旁悲伤至极的司马三娘和燕红叶,冷笑一声,并未动手。

    就在此时,莫邪宝剑从天而降,一道的仙音浮现,无形浩然的剑气爆发,让姬博弈都为之皱眉。

    燕红叶手中握着一柄奇形怪状,好似两柄剑刃合成的十字剑,血红如玉的剑刃闪耀着令妖魔畏惧的浩然圣光。

    “区区一柄剑,还不放在我的眼中,也阻止不了我的脚步!”

    姬博弈依旧毫不在意,他的修为冠绝三界,早就超越了世界的极限,他的目标从来不是玄心正宗,也从来不是燕赤霞等人,而是更加强大的存在,比如玄心奥妙诀的创造者素心,无泪之城中入魔的干将,以及俯身阴月太后的月魔。

    “魔君,受死!”

    就在此时,恢复了几成元气的金光居然再次拿出了一根两极箭,对着全力催动魔气的姬博弈射来,这一次金光射出的两极箭造成的响动比之刚才那一根更加的浩瀚雄伟。

    神箭经过之处,漫天金芒闪现,虚空之中闪现出一座座飘渺高耸的仙宫,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真龙,凤凰,青鸟等神兽在箭身之上虚幻出来。这一箭就像是来自九天之上的仙人之手,凝聚着诸天正气,浩瀚神威,势要将一個前所未有的阴月魔君击杀毁灭。

    “有趣,金光你果然狡诈,原来之前射出的两极箭都是假的,全都为了麻痹我,想要对我进行一击必杀!”

    姬博弈冰冷无情的脸上此时居然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似乎对两极箭那恐怖的异象没有任何的感觉,右手紧紧握住了黑色的剑柄,无穷无尽的魔气,阴气,煞气,杀气,都汇聚在了一夕剑之上,一道超越了世界承受极限的剑气在酝酿,还未出鞘,就已经让天地色变,风云汇聚,天地之间一片昏暗,飞沙走石,弥漫着一股令所有人都感到压抑的感觉,心头就像是压了一座大山,呼吸都感到了困难。

    同时,姬博弈周身浮现了深紫色的无形气甲,精致的鳞甲纹路浮现其上,这些纹路都是有符箓咒文组成的,密密麻麻,此时的姬博弈如同一位驰骋沙场的将军,战甲在身,手持利剑,所向披靡,无人可挡。

    无穷无尽的锐利锋芒终于出鞘了,璀璨绚烂的剑光充斥在所有人的眼眸,那耀眼的光芒如同一轮昊日,无比刺眼,泪水忍不住从眼角滑落,无穷无尽的阴煞魔气冲向了两极箭所携带的浩然正气,正负元气发生了碰撞,爆炸。

    “轰轰轰轰轰!”

    连绵不绝的轰鸣声不断响起,响彻天地之间,如同万雷齐发,虚空震动,爆炸的能量余波横扫周围,让玄心正宗门人和魔宫妖魔都被掀飞击退了,不少修为弱一点的直接被击杀,哀声遍野,恐怖非常。

    姬博弈手持一夕剑,神色冷漠,腰背依旧如同往昔般笔直,整个人周身都散发惊人的气势,如同一柄神剑,直冲云霄,搅散了苍穹之上的风云,天地再次恢复了一片平静。

    对面的金光脸色剧变,不敢置信的看到斩天拔剑术斩灭了天地间的浩然正气,斩碎了两极箭,残余的剑气依旧无比凌厉,冲到了他的面前,即使他动用体内所有的法力,施展了一道道金色符箓,依旧不抵绝世无双的剑气,被狠狠的斩在了胸腹之间,血肉撕裂,鲜艳的血液喷涌,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满脸的不甘和震惊。

    “你怎么可能这么强,到底是人是鬼?”

    金光虚弱无比的声音传来,无比的清晰,所有人都用充满了敬畏的目光看向了姬博弈,这位阴月皇朝的圣君修为实力远远超乎了众人的想象,三界之中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大的存在。

    “我是魔!”

    姬博弈冷峻的脸上闪烁着紫色的光芒,眼眸淡漠无情,如同高高在上的天魔降世,想要毁灭天地众生,恐怖阴森,让人畏惧。

    金光闻言脸上露出了错愕之色,嘴巴微动,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一道剑气划过,直接将其首级斩下,再也无法发出最后的疑问。

    “聒噪,还是请你去死吧!”

    姬博弈手中的一夕剑入鞘,脸上满是冷意,他不耐烦听金光的话,直接将其斩杀了。

    金光一死,玄心正宗就再也没有了胜利的希望,不需要姬博弈出手,魔宫的妖魔就将玄心正宗的门人弟子全部斩杀,血流成河,正道沉沦,魔道高涨。

    姬博弈这才转头看向了一旁,空荡荡的,刚刚的司马三娘和燕红叶已经消失不见了,他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并不感到懊恼失望,自言自语道。

    “跑了吗?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可以请出无泪城的素心!”

    姬博弈收回目光,脸色再次变得无比冰冷,注视着走过来的镜无缘,静静的听着他的汇报。

    “圣君,此战我们胜了,玄心正宗所有门人弟子都被斩杀,自此之后,魔宫将要统治人间界,成为天地正统!”

    哪怕是平日冷静睿智的镜无缘,此时清俊儒雅的脸上也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激动之色,眼眸闪闪发亮,全身颤抖,他从未想到魔宫居然可以战胜玄心正宗,主导人间界。

    姬博弈并没有理会镜无缘,周身周天窍穴气门大开,开始吐纳虚空之中的地煞阴气,丹田气海之中,锋锐无双的剑气开始一丝丝的凝聚成形,隐隐约约形成一柄虚无的剑器。

    剑修之法,乃是专精唯一,除了剑气之外,其余的力量皆不可以与其共存,也正是这样的霸道,才让剑修的战斗力几乎都可以越级挑战。

    这一世姬博弈开始尝试之前不曾修炼的剑修秘法,在一步步淬炼自己的剑气之时,也要磨练出一颗剑出无悔的道心。

    体内的天魔圣甲经和黑水真法的力量,都被霸道强横的剑气强行转化,化作了一道道剑元之力,从今以后,他就无法再施展这两门功法了,体内只剩下了精粹阴寒的斩天剑气。

    这一具魔体内剑元横冲直撞,锋锐无比,隐隐带来的刺痛,让姬博弈都为之皱眉,他这一世的肉身开始向着最适合存储剑气的方向进化,也渐渐的挣脱出这一方天道的限制,剑修法门,因为鲲虚界剑宗威压天下,成为了世人心目中最是完美的修炼之法。

    不过,天下修士只看到了剑宗修士强横无比,却没有看到这一种修炼法门到底是如何的残酷。

    剑宗修士入门,首先要过一关,名为斩俗缘,这个斩俗缘虽然不像大唐世界中魔门那样狠绝,却也不逞多让,一旦拜入剑宗门下,那么世俗中的情感就不能够带入修炼之中。剑宗修士为了做到这一步,修得上乘剑道,甚至有人抛妻弃子,只为了修成一颗纯净剑心。

    可以说,能够在剑修之道上走得长远之辈,都是心狠手辣之辈,不会因为一点儿女私情而使自己的剑锋迟钝,更极端的,就算是杀父杀母,杀妻杀子也不是没人做过。

    当然能够做到如此绝情绝性的,也只有七天魔门的无生剑派了,也正是因为如此狠辣的作风,致使这一派在无天剑祖手中臻至巅峰之后,到现如今已经衰弱到只靠杀生剑尊一人支撑。

    而在斩俗缘之后,就是问剑心,前者表示剑修之法入门,后者代表着登堂入室的关键。能够做到斩俗缘的千千万万,而能够问剑心的,却是万中无一。

    问剑心这一关,乃是看清自身本性真如,寻到一条最适合自己的剑道之路,这一条路只能够由自己领悟,没有人可以帮得上,因为每个人的道路都是不一样的。

    剑道四境,斩俗缘,问剑心,断天机,通天道!这是当年无天剑祖总结天下万千剑修法门而得出的心血结晶,能够做到前两者的,就已经可以称尊做祖,统领一方宗派。

    而第三境的断天机,已经是鬼神莫测之境,据说整个鲲虚界也只有李清亭一人可以做到。至于最后的通天道,更是一个神话传说,几乎无人知道鲲虚界是否有人达到过这个境界。

    以姬博弈的智慧心性,很容易就做到了斩俗缘,领悟了问剑心的境界,他将自己内心深处的各种杂念剥离出来,只留下一颗晶莹剔透,剩下真我的玲珑之心。

    姬博弈从未如此清晰的认识自己,在开始进行剑修之法后,他的各种欲望杂念开始一丝丝的被斩去,好似整个人化身成了一柄长剑,清亮如水,纯净明镜。

    “原来此世的我竟然是如此淡漠无情的一个魔啊!”

    姬博弈在一步步的窥探真我的自己之时,心中也渐渐的浮现起一丝丝异样的情绪,只不过这些情绪刚刚起来,就被斩灭。

    “好一颗绝情的剑心!”

    剑修是一条不归路,虽然能够赋予修士最为强大的力量,却也可能令修士真正的太上忘情,绝情绝爱。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有着各种欲望和情绪,如果变成了一柄冰冷的无情之剑,那么也就不再是一个活生生人了!”

    姬博弈逐渐向着内心的真我靠近,修炼了剑修法门之后,逐渐开始变得冷漠无情,如同一柄只知道杀人的魔剑,将自己所有人类的情感都斩灭了。

    “这是这方天道的期许,或者说是世界渴望着毁灭,希望通过我的手来完成。”

    姬博弈乃是七世怨侣,有着毁灭世界的宿命,这种感觉让他感到有些不爽,本能的开始抗拒,目光深邃的看向了虚空,似乎看到了正在拼命逃命的燕红叶,无穷无尽的浩然之气不断融入这个少女的体内,玄心奥妙诀霸道恐怖。

    “燕红叶,我不杀你,就是希望你能够凝聚众生的意志,来阻止我的灭世宿命。”

    “回营地整顿!”

    姬博弈冷冷的下达着命令,率先迈动脚步,丝毫不理会一众妖魔崇敬的目光,整个人都散发着寒冷的气息,让镜无缘这位老师都感到了心境,眉头紧皱,面色沉重。

    “圣君好像变了一个人,如同真正的魔在他体内苏醒,渐渐没有了人类的情感,化为了一柄只知道杀戮的魔剑!”

    夜色朦胧,月光如水,倾泻一地,银辉闪耀,清冷无情,姬博弈听到远方瑟瑟琴声传来,将陷入沉思中的姬博弈唤起,忍不住起身走出营帐,侧耳倾听悠扬的琴声。

    琴声之中包含了收敛,肃杀,轻松,静谧和孤寂等感觉,姬博弈眼前仿佛闪现出了一个随风而舞的绝色女子,舞姿优雅高贵,又好像有一朵朵耀目的莲花次第开放,飘逸出漆黑神秘的的芳香。

    “这个琴声?”

    另一个营帐之中,刚刚在调息恢复伤势的镜无缘突然之间醒了过来,眉头紧皱,好似察觉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而姬博弈已经遵循着琴声向着已经化作焦土的忘情森林走去,耳中靡靡悠扬的音律渐渐清晰,灰黑树林之中抚琴人孤单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似乎是不忍打扰一样,姬博弈走进静静的注视着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女子明亮的眼眸微微垂下,好似没有看到身前的俊秀少年,红润的唇角微勾,勾人心魄,同琴声一般泛着神秘诱人的气息。

    “琴音随心而奏,心有烦恼之人,必会随琴音而至。年轻人,你的武功天下无敌,几乎坐拥天下,为何还有烦恼呢?”

    姬博弈听了眼前这个黑纱敷面的窈窕女子,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随手一掌拍出,磅礴浩瀚的魔气凝聚成无形气柱,向着这个装神弄鬼之人轰去,这一掌天下少有人可以抵挡。

    “叮咚!”

    女子嫩葱般的玉指轻按,琴弦微微颤抖,无形的流光闪过,好似一柄利剑一般,将姬博弈轰出的掌风斩碎。

    (本章完)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